虚空腹家

三环奥术师,四环魔法师,隶属苍白之手,为成为四环奥术师而闭关中。
【考研。】

【月中心】Recreation(二)

第一章

“啊,啊啊啊,你们走开!离我远点……滚开!!”

空旷华丽的房间里,一个消瘦的年轻人紧闭的眼皮下溢出恐惧的泪水,他的双手徒劳的在空中挥舞着,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苍白的脸上滚下。

夜神月拂过窗台,像一片羽毛一样轻盈地落在床沿上。

他带着一种混合着嘲弄与悲悯的表情欣赏着男人痛苦的面容。男人忽而打了一个寒战,瞪大双眼——他已经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了。

他浑浊的褐瞳迷茫了片刻,当落身侧时猛地爆发出灼热的光彩。

“……月!”

伸出的手拽紧了夜神月垂下的衣角,男人上身悬空,几乎整个人都贴在柔顺的黑袍上,他贪婪的呼吸着带着凉意的空气,“太好了,月,你还在我身边……”

“我做了个噩梦,梦见我失去了笔记,再也看不到月了…”男人仰视着月的眼神带着虔诚与灼热的欲望,“不过那一定是假的吧?月你怎么会离开我呢?”

逆光看不清夜神月的面容,不过他温柔清朗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安抚了男人。

“是的,我怎么会离开你呢?我不是,一直陪在你身边吗?”

男人带着满足的笑意缓缓睡去,手上也失了力气,落回床上。

他头上的数字变成了零。

夜神月拿起了漆黑的笔记,双翼一展,毫不留念地离开了这里。他悬浮在半空,微风吹拂着他稍长的额发,露出红褐色的双瞳,倒映出沉眠的伦敦。

财富,权力,名誉,是人们永恒的渴求。

月的笔记本在半年之中已经换了数十个持有者。他并非刻意选择一些临近死亡的人,但是拿到笔记的那一刻,持有人的寿命就会锐减到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步。

有些人秉承着道德的枷锁,在犹豫良久后放弃了笔记,寿命也在记忆失去时恢复了原状;有的人因为内心的欲望,在黑暗中愈陷愈深,日日在杀人的痛苦中煎熬。

他们往往都很快失去了性命。

夜神月正在沉思着,一阵风声从侧方传来,他偏过头,锐利的镰刀擦着他的发丝划过,伴随着硫克发出的噪音,“哎呀,月的反应下降了,在想什么呢?”

原本的一点郁气在看到来人的装扮马上消失的一干二净。夜神月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眼前名副其实的死神——硫克身着宽大的黑袍,那张骇人的面孔隐藏在兜帽的阴影里,漆黑的利爪上持着长长的镰刀。

“这打扮真适合你,看上去比之前顺眼了很多。”

“这种无用之物是月你折腾出来的吧?”硫克的大手抓住长镰刀挥了挥,“明明死神从不用镰刀取人性命。”

在死神界取得了死神大王的信任,月下达了一系列新的法令。身着斗篷和手持镰刀也是其一。

“我只是想满足世人的幻想罢了。不觉得这样更有说服力吗?”

夜神月身着和硫克制式相似的斗篷,不过他美丽的面孔沐浴着月光。“能接受你那怪异相貌的人类并不多见——就算是我,捡到笔记第一次见到你,也被吓了一跳呢。”

虽然大部分是出于别的原因,但是让死神硫克感到不快已经极大的取悦了夜神月。

“月玩的怎么样?你应该也知道了,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十分无趣吧?”硫克说,“当初月成为笔记主人的时候,可是我漫长的的时光中最有趣的经历呢!”

夜神月对这个始终热衷于看自己好戏的恶趣味死神并没有好感。而且,两人的观念可谓是差之千里。

“一味地追求是最下等的做法,”夜神月松开手,让自己的笔记坠落下去,很快消失在空中。“珍珠只有在沙砾的衬托下才显得珍贵。”

不等硫克再接话,他转过身,“好了,按照规定,你该回死神界了。”

人类之中,只有极少数的善者和恶人,而剩下的,不过是徘徊在两者之间,被自己的道德与欲望驱使着的平凡人罢了。

tbc

好痛苦,有时明明脑内已经飞奔出三千里了,低头看看手机居然只打了三行字……

努力ing……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