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游云的传说

三环奥术师,四环魔法师,隶属苍白之手。正在为成为四环奥术师而闭关研究中。

记一次失败的退婚

赫兰一世安乐,死后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异界成为了莫尔公国的小皇子。

白拣的新生当然要全部用来享受!

然后某一天皇兄提起他和别国的涞茵皇子定过婚约……

听说那个涞茵皇子少年天才独创了许多新颖发明风靡大陆,
听说他十六岁了还没检查出任何资质成为一个废人,

听说他被私生子弟弟夺走了王位继承人的位子……

皇兄:退婚的人马已经派出去了,我是绝对不会让弟弟你受委屈的。

赫兰:等等!不要以为我年轻时没看过退婚打脸流小说啊!
数年后。

书记官写下:王与王后的婚姻获得了整个大陆的祝福www
王后:不,这只是一次失败的退婚。

外表阳光内心阴暗心机婊攻X少年身大叔心淡定受
#外表看似年上实际岁数却是年下#

第一章

幸福的一天是从自然醒开始的。

赫兰懒懒的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埋在被子里贪婪地呼吸着红茶与牛奶的香气。熟知他作息的宫廷女官海伦娜正亲手调配早间红茶,并指挥着其他女仆挂起窗帘,推开鎏金的窗户。
阳光和花香味充满了整个卧房。

赫兰眨了眨迷蒙的眼睛,在杯碟声和清脆的鸟鸣声中清醒过来,顶着一头散乱的金发从大床上坐起。微微昂起头,马上就有见机的女仆用湿润的丝帕清理他的脸庞,乱糟糟的头发也被轻柔而不失力度地打理齐整。

海伦娜站在床边用挑剔的看着女仆们的工作,直到赫兰全身清爽之后才递上漱口的薄荷水,用慈爱的眼神看着他,

“早上好,小殿下,您今天也是如此的尊贵优雅。”

“早上好,海伦。”

谢过这位年长女官的叫早服务,赫兰已经舒舒服服地坐在卧房的露台上享受着温热红茶。早工作了一段时间的辛勤园丁向他弯腰行礼,同时把剪下的白月季交给女仆,这些花将被拿去装饰赫兰的音乐室。赫兰被早间的太阳照的暖暖的,又感叹了一声。

真是幸福到罪恶的生活啊。

莫尔公国是一个中等国家,位于碧海的一个大岛屿上。经过赫兰的估算,国土面积和前世的新西兰差不多。气候湿润多雨,海岸线曲折,盛产珍珠和水果,与大陆通商频繁,居民善艺术音律,生活富足安逸。

赫兰诞生在莫尔公国已经十六年了,前世的他平静的死在床上,重生到异世也摆脱不了骨子里的倦怠感。他的父王年纪大了,大皇兄也接手了政务,赫兰便过上了比前世享受百倍的幸福生活。

喝完早茶,陪伴着父王聊了会,为他演奏了几段音乐后,赫兰便告辞,迫不及待地往自己的法师塔去了。

如果说这个异世有什么能勾起赫兰浓烈兴趣的东西,就是魔法。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们,拥有着非同寻常的力量,按照性质大致分为斗气和魔法,之下还有更为细致的职阶。赫兰虽然吐槽了一句“真是西幻文的标准设定”,但也对这种力量极度向往。

力量的觉醒通常在成年之前,身为王族的赫兰,十一岁那年如愿以偿地发掘出了水系魔法天赋。

要说水系法师,防御攻击治愈都比较均衡,在整个大陆上十分受冒险者的欢迎,但是在四周临海的莫尔,水系法师——占了人口的百分之一。

人数多就意味着经验足。赫兰从不为自己觉醒了一个相对平庸的法系而失望,反而十分满意。他又不是中二少年,自然不会期望着火系雷系这样主攻的属性。莫尔公国气候湿润,更适合水系的发展。更何况父王为他从民间请来一位圣阶的水系法师做导师,更是在前年大笔一挥,挖空了小半个国库为他建造了一个私人法师塔。

就连一惯冷静的赫兰都要感动哭了。要知道大陆有不少高阶法师的终生追求就是拥有一座法师塔,甚至有几位法师共同使用一座的情况,自己还只是个低阶,居然就有了一个私人的……

给土豪爹跪了。

于是今天的赫兰,也是在自己的法师塔度过了幸福的一天呢。

晚间散步和沐浴之后,是赫兰就寝的时间了。通常在这时,忙了一天大皇兄会抽出时间和他说说话,这是因为幼时他初临异世,害怕地睡不着,是皇兄们轮流讲睡前故事才将他哄睡,长大以后,这个令赫兰羞耻的习惯居然一直持续下来了。

听着大皇兄醇厚温和的讲述着今日公国中的趣事,赫兰满足的缩进了柔软的被子里,真是太幸福了……

大皇兄好笑的看着他的动作,顺手掖了掖被角,不经意的说起了一件小事“……说起来,你和涞因皇子的婚约……”

赫兰霍地坐了起来。皇兄你不觉得画风突然不对了吗?!

脑洞备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