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游云的传说

三环奥术师,四环魔法师,隶属苍白之手。正在为成为四环奥术师而闭关研究中。

坂道上的奏鸣曲



渚薰X碇真嗣(贞组)


小单车paro


背景为漫画结尾之后,渚薰为正常人类,中二病。绫波丽为渚薰妹妹。


第一章

碇真嗣到明城高中的第一天,就在加入社团上遇到了大麻烦。


学校的古典音乐部因为缺乏部员,在去年就已经废社了。如果想要重新组成社团,就必须找到五个成员才行。


“这下子可糟糕了!”


碇真嗣只是一个新生,连班上的同学都认不全,去哪儿找另外四个喜欢古典音乐的人呢?


虽说成绩不错,性格温柔的碇真嗣身边不缺乏朋友,但是他还是不擅长与陌生人主动交流。


“那么就从高中开始改变吧。”抱着这样决心,碇真嗣在午休时间绘制了一张海报,准备放学前贴到公告栏上去。


好不容意等到了放学,碇真嗣把海报的四个角用图钉固定,身后传来了女生的讨论声。

“古典音乐……哈?现在还有高中生喜欢这个?不是中年大叔和老头子?!”


“等下,明日香,你这样也太失礼了啦!”


带着羞意和少许恼怒的碇真嗣回过头去,发现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明日香和班长桐木光。

双手叉腰的明日香发出嘲弄声:“哈?笨蛋小鬼真嗣,难道你还会古典音乐吗?”


忽然她想起什么,上前一步,不怀好意的上下扫视着真嗣纤细的身体,“这么说来,笨蛋真嗣你还没有加入社团吧?”


就这样被身为自行车竞技社经理的明日香给强行绑架了。


碇真嗣不安的动了动身子,避开和旁边人的身体接触。加入一个体育社团完全出乎于他的意料之外,碇真嗣的爱好是古典乐和观星,无论是哪一个,都和自行车完全扯不上关系。


—————————————分割线————————————————


碇真嗣一边往嘴里塞一片吐司,一边含含糊糊地说到:“……就是因为喜欢的老师加持先生在当自行车竞技社的顾问,明日香就到处找人入社。可是我明明更想……唔!”


碇源堂抖了抖遮住自己半张脸的报纸,冷哼了一声,把牛奶推了过去。


真嗣咕噜咕噜地灌着牛奶,碇唯端着蔬菜沙拉放在餐桌上,微笑道,“这不是很不错吗?男孩子要多运动啊,”一边说着抽出了碇源堂手中的报纸叠到一边,“阿娜答,吃早饭时不要摸报纸哦。”


没了报纸遮挡视线的碇源堂与碇真嗣互瞪了几秒。碇源堂哼了一声拿起吐司慢慢吃着,碇真嗣把剩下的牛奶一饮而尽,“……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碇唯的声音和门一起关在了身后,碇真嗣蹬蹬蹬跑下楼梯,从庭院里推出了自行车。


今天他特意提前出门,就是为了到家附近的山坡上练习一番。骑到山脚下,碇真嗣长吸一口气,把随身听固定在车梁上,耳机线夹夹住衣领,播放自己常听的歌。跨上自行车用力一蹬!


一刹那间,吹来的风成为了他的对手,往日轻松走过的斜坡也展现了敌意,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把他拉往后方。碇真嗣和着音乐的节奏,用力踩着踏板。适应之后,骑车又变得轻松起来,他一会儿加速,一会儿减慢,感受着这种奇妙的掌控感,性质高涨的碇真嗣用上了刚刚学会的抽车,快速地向上驶去。


大概冲刺了几分钟,碇真嗣喘着粗气慢下来,耳机早在剧烈的抽车中掉了出来,一下一下地打在他衣服上。就在这时,背后传来突然穿来异样的沙沙声。


热血过后的碇真嗣这才注意到,由于时间过早,清晨的山林间只有他一个人,除了风吹树叶和自己的喘气声,一切都是安静的,刚刚听到的奇怪声响没有再出现。偶尔有山脚的鸣笛音,被风撕碎成恐怖的尖啸。


碇真嗣晃晃头,把以前看过的恐怖电影甩出脑海,保持着不慢的节奏骑上山顶。


当他在山顶的自动售货机买运动饮料时,一只手突兀地按上他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啊!”背后是一个少年惊讶的声音,显然被碇真嗣的叫声吓了一跳,“李林都是这种脆弱的存在吗?”


碇真嗣羞恼地转过身去,少年有一头银灰色的头发,暗红色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什,什么啊?为什么这样盯着我?碇真嗣刚想把他推开,少年就按着他,一只手摸上他的脸。


“我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混蛋,这已经是上个世纪的搭讪手法啦!碇真嗣挣扎着,“喂,你快放……”


少年正着脸,“你干嘛叫我喂?我是渚薰。”


“什么都好啦,快点放开我!”他是笨蛋吗?!


“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啦!”渚薰松开了手,眼睛仍然一眨不眨地看着碇真嗣。


碇真嗣绕过他,推着车往山下走。


渚薰追上来,和他隔着单车并排,锲而不舍地把手搭在他身上,“我是在说实话哦。快让我仔细看看,这样熟悉又想不起来的感觉很烦人啊!”


难道他真的认识我?犹豫的碇真嗣稍稍放慢了脚步,就被渚薰找到机会抓住了肩膀。一蓝一红的双眼直直的凝视着。


碇真嗣越发不自在。看着自己在渚薰眼中的倒影,脸上也渐渐热了起来,正想出声打断这尴尬的气氛,渚薰突然探过身来,在他唇上碰了一下。


欸?刚刚那个……难道是kiss?碇真嗣大脑短路,呆呆地看着渚薰舔舔唇瓣,“啊,是牛奶哎!”


见鬼了……在无人的山林里被不认识的美少年夺走初吻?!这到底是哪门子的恋爱漫画啊!肯定是我起得太早还没清醒!


碇真嗣唰地跨上自行车,向山下冲去。才踩了几下踏板,从道路边的灌木丛里跳出一只猫,一时惊吓的碇真嗣急忙按紧刹车,险险停了下来。


从后面追上来的渚薰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是附近人家养的猫吗?”说着伸手过去想要把猫抱住。


碇真嗣却微微一晃神,仿佛看见了废墟中,一脸冷漠的银发少年双手用力,轻描淡写地就夺走了野猫幼小的生命。


“你还是去死吧,变态!”


林间回荡着惨叫声。


(渚薰: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