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腹家

考研闭关,明年再会

【凉爱】凉与爱丽丝的二三事

*是我一篇bl文中的凉爱cut,所以有小bug的地方请宽容地忽略掉【土下座】

*初遇部分改编自动画原台词

♢初遇

  什么嘛,说好的要介绍朋友给我,还说陪我一起逛集会……
  
  爱丽丝气呼呼地跑到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热闹的人群,顺着人潮走到了哥本哈根步行街附近。
  
  因为嘉年华的举行,往日里就人潮如织的的步行街更显拥挤。街道两旁更是支起了遮阳伞,当场制作美食招徕顾客。
  
  爱丽丝不想让自己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就从两屋之间的峡道绕到了小巷里,果然这里安静了许多,偶尔误入的游客很快转回了大街上。
    
  说是要去找哥哥,但是一到了热闹的地方,爱丽丝就被转移了注意力,飘荡的各种食物香气让她情不自禁地露出开心的表情。
  
  “好不容易离开研究所,当然得尽情品尝各种美味才行呀!”
  
  忽然,她微微昂起头,小巧的鼻子皱了皱,“这个香味……啊,是烤生蚝……”
  
  爱丽丝一边寻着香味,一边向前走去,在绕过一个转角时,和一个男人撞在了一起。
  
  “唔!”
  
  爱丽丝痛呼一声,后退了几步。她揉揉撞着的额头,和她相撞的男人就粗声粗气地挥挥手,“哪来的小丫头,快走开,别碍事!”
  
  这拒不认错,还倒打一耙的态度让爱丽丝十分恼火。

         她双手叉腰,瞪大了眼睛,“我说大叔,少无缘无故冤枉人。你自己鬼鬼祟祟的,却说起我了?”
  
  她眼睛一转,疑惑道,“咦?这里怎么这么重的海腥味?”
  
  “你说什么?”男人吓了一跳,走过来想要推她,却被小巧灵活的爱丽丝从手臂下躲了过去,跑到了他的身后。
  
  “没礼貌的大叔,再见了——”爱丽丝回头吐了吐舌,正准备跑远,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了什么,让她愣住了。
  
  男人从后面捉住了她的手臂,“可恶!”
  
  “我说,你到底在做什么呀!”爱丽丝是真正地生气了,她指着被胡乱放置在箱子上的贝类,“生蚝、蛤蜊这些贝类,应当存放在清水里才行,这样直接暴露在空气中会使它的鲜味减弱的!”
  
  “你给我闭嘴!”男人不顾爱丽丝的挣扎,捂着她的嘴。

  这时,从后面穿来一个男孩的声音。
  
  “怎么回事?爱德华,不是叫你取了食材就马上过来吗?,怎么耽误这么久?”
  
  爱丽丝乘着男人转移了注意力,一下子咬上了捂着嘴的手掌,待他吃痛放开后,她急忙跑到刚出现的男孩身后。
  
  “你这家伙是谁?”
  
  男孩有着一双死鱼眼,看上去眼神凶狠,他身上系着一条白色的围裙。
  
  “竟然用‘你这家伙’来称呼人,真没礼貌。”爱丽丝鼓起脸颊,“我有名字,我叫爱丽丝!”
  
  “啊,是吗。”男孩瞄她一眼,又冲着那边的男人说道,”爱德华!不是叫你好好负责食材吗,速度太慢了!前一批的生蚝已经快用完了!”
  
  名叫爱德华的男人咬着牙,却不得不低头听他的斥责,“是的,我马上就把下一批食材送进去。”
  
  他开始在成箱的海鲜中搬动起来。
  
  爱丽丝眼尖地发现,他搬运的正是刚刚暴露堆叠在箱外的生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喂,大叔,这些贝类在空气中堆放了不久的时间,鲜味早就散去了,难道你们就给客人端上这样次级食材所做的料理吗?”
  
  两人都是一愣。
  
  爱德华握起了拳头,“你这个……”
  
  男孩蹲下去检查了一会儿,直起身子将手上的清单夹掷到了爱德华的身上。
  
  “从贝壳的干燥程度来看,恐怕已经被捞出水有一段时间了吧?”男孩抬起头,用黑沉沉的目光看着爱德华,“这绝对是故意的吧?”
  
  “杰纳斯!”他突然提高声音叫了一声。
  
  从别处跑来一个棕色头发的小个子,“主厨,怎么了?”
  
  “摊位的烤生蚝先暂缓提供,用鱿鱼顶上。将这箱变质海鲜扔掉,打电话从餐厅那边调一批新的生蚝过来。”在有条不紊地吩咐了下去之后,男孩抬起头,用不屑地眼神看着爱德华,“再把这个蠢货赶出去。”
  
  “什、什么?”爱德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上前一步,揪着他的领口将男孩拎了起来,“赶我走?别开玩笑了?你有什么权力,臭小鬼?!”
  
  “那我问你……”男孩拉开嘴角,露出一个嘲讽恶意的笑容,“你能做出比我更好吃的菜吗?”
  
  “区区你一个人的空缺,只要有我在,轻易就能填补上。在这个实力至上厨房里,主厨就是掌握一切的人!”
  
  男孩轻易地从爱德华的手中挣脱出来,转向被吓住的杰纳斯,“听清楚了吗?还不快去做!”
  
  “是,主厨!”杰纳斯急忙应到。
  
  男孩不再去管身后那个失魂落魄的男人,向店子搭建的摊位走去。
  
  “你这家伙怎么还在?”
  
  “都说了我叫爱丽丝!”爱丽丝哼了一声,又颇感兴趣地询问到,“我听见那个人叫你主厨?你是哪家餐厅的主厨?”
  
  “只是一家不大的PUB而已。熟客都叫那里临港餐厅。”
  
  “哎——那你的名字呢?”爱丽丝对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孩十分感兴趣。
  
  “凉。”
  
  “凉?family name?”
  
  “黑木场。”
  
  “嗯……”爱丽丝沉吟着,“像是日本人的名字啊。”
  
  “喂,你的问题还有完没完?我要去做料理了。”
  
  黑木场凉对莫名其妙拉着他问东问西的爱丽丝感觉很奇怪。怎么了,难道她不应该在看到刚刚的那一幕后就吓得哭着跑走吗?
  
  “啊,料理?”爱丽丝想起了自己的初衷,“原来是你这家卖的烤生蚝?啊我想要吃一个……不,两个!”
  
  “对了,你应该有钱付账吧?”
  
  “那当然了!”
  
  “那就好……”
  
  随着两人的远去,男孩低沉的声音和女孩清脆的反驳声也渐渐听不见了。
  
  在中纬度的童话之城哥本哈根,犹带春寒的四月,少年与少年,男孩和女孩,彼此相遇了。

♢主人与犬

  
  爱丽丝已经在兴致勃勃地规划着,怎么使用食戟胜利以后的活动室。
  
  “到时候就建立一个‘尖端料理研究会’,由哥哥来做主将,我和林君两个就做副将!”
  
  坐在她身边的黑木场凉打了一个呵欠,用一种没睡醒的语气接话道,“那我就去加入海鲜料理研究会好了……”
  
  他的话音未落,爱丽丝就嘟着嘴,抬头不满地看着他,“驳回——凉君作为我的汪酱,怎么可以不呆在主人身边呢?你当然也要加入我的研究会了!”
  
  “小姐,你昨晚的料理对决输给了我哦……”
  
  “这只是偶然啦!今天回去再比一场,如果凉你输了,就要乖乖地听主人的话。”爱丽丝探过身去,戳着黑木场凉的手臂。
  
  猝不及防地,她被身后路过的学生撞了一下,上半身扑到了黑木场凉的胸膛。
  
  爱丽丝从黑木场凉的胸前抬起头来,鼻尖撞得有点发红。她抱怨道,“食戟怎么还没开始啊,进场观众也太多了吧?”
  
  黑木场凉低头,突然勾起了一边的唇角。
  
  他伸出手去,握住了爱丽丝的腰,轻松地将她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在爱丽丝的惊讶中,他的手没有松开,而是更加得寸进尺地揽住了少女纤细柔软的腰部,骨节分明的手掌危险地停留在爱丽丝平坦的小腹。
  
  从后面看来,爱丽丝像消失了一样,整个人都被黑木场凉挡在了怀里。
  
  “这样就不会被撞到了吧?”黑木场凉毫无诚意地解释道,坚实有力的手臂牢牢地将少女囚禁在自己怀中,阻止她小小的挣扎。
  
  “真是——狗狗越大越不听话了!”被他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爱丽丝拉长了声音抱怨道。
  
  她不适地扭了扭腰,用脚后跟踢了几下黑木场凉的小腿。
  
  这点微不足道的反抗很快被镇压了,作为回应,黑木场凉俯下身子,手臂用力,更深地将爱丽丝固定在自己的怀抱。
  
  他鬓角的翘起黑发拂过爱丽丝的侧脸,若有若无的呼吸打在锁骨处,坚硬而带着热度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脊背,裙子更是因为蹭动间卷到了大腿根部,虽然被黑木场凉仔细地用外套挡住了外泄的春光,可是在欲盖弥彰的遮挡之下,爱丽丝小半个臀部和裸露的双腿只和身下的人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
  
  被凉的温度和气息完全包裹住了,爱丽丝全身都有些发热,再怎么迟钝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就算,就算是……也不能靠得这么近啊!”
  
  简直像被大型犬叼在嘴里,用湿乎乎的舌头肆意舔舐似的!
  
  身后的人低声笑了起来,将爱丽丝的耳尖染成嫣红,“小姐不是常说我是狗狗吗?那么,闹脾气的狗扑到主人身上,是很常见的事吧?”
  
  可恶,居然主人来打趣,一点也不乖!爱丽丝愤愤地想着,一边动作更大地想要挣开。
  
  黑木场凉的手指暧昧地在她的腰侧摩挲着,撞似不经意间弄皱了衬衫的下摆,带着薄茧的手指毫无阻碍地贴上了爱丽丝敏感的腰侧肌肤。
  
  爱丽丝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浑身僵硬,裹在制服鞋和棉袜里的脚尖都绷直了。
  
  不用照镜子都知道,她此刻的脸颊一定像苹果一样红。
  
  凉君太过分了,她、她……真的要生气了!
  
  “小姐,昨晚帮你查资料到半夜三点,现在可是困到不行啊……”黑木场凉却在此时停止了动作,连腰上的双臂也松了松。
  
  爱丽丝吐出了一口气,紧张得碰碰乱跳的心脏也渐渐安分下来,找回了往日相处间的自然,“呼呼,原来如此,那主人就稍微体谅一下你的任性,作为努力工作的奖赏好了。”
  
  背后的少年懒洋洋地嗤笑了一声,低下头埋在她的颈侧不再动弹了。
  
  爱丽丝努力忽视着肩头鲜明地存在感,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即将开始的食戟上。
  
  我真是世界上最宽宏大量的主人了……她略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


        tbc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