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腹家

考研闭关,明年再会

【综】观测者


  第二章
  
  唉,社会,社会。
  
  在王叹之和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后,果然那个声音又有了新动作。
  
  “嗡——”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
  
  莫名的广播又开始了,我皱着眉头,心下琢磨这种熟悉感到底从何而来。
  
  “诸位想必已经互相认识了,别担心,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就在这座城堡里,再更近一步地……了解彼此吧。”
  
  随着少年音的落下,四周就像翻开了幕布的剧场,显现出了一个宽广的门厅。
  
  然而身后本该是大门的地方,悬挂着一张红色的挂毯,上面用金线绘出一扇门的模样。
  
  王叹之上前,弯腰掀起了挂毯,敲了敲下面大理石的墙壁,“是实心的。”
  
  他“唰”地一声弹出了手中的袖剑,声音里带着跃跃欲试,“攻击试试看?”
  
  “现下将我们带到这里的东西似乎没有敌意。”路西恩正了正单片眼镜,“在确定所有情况之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啊!”
  
  王叹之哭丧着脸,“我只是不小心蹭到一下……没想到这东西这么……”
  
  他在放下挂毯时忘了收回手中的袖剑,一下子在红色的挂毯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会……会出什么事?”林奇问道。
  
  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挂毯就完好无损地恢复原状,而王叹之——
  
  “狗?”林奇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
  
  “额,是金毛。”徐峻补充了一句。
  
  王叹之站着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堆衣物,一只金毛幼犬费力地从兜帽下钻了出来,颇为可怜地嗷呜叫了两声。
  
  众人面面相觑,离他最近的林奇伸手,将金毛幼犬抱在怀里,其他人围了过来。
  
  “不会一直保持这个样子吧?”路西恩苦恼地揉了揉额头,“这好像不是简单的变形术。”
  
  “重点是,王叹之先生的意识还在吗?还是……这只是单纯的一只狗了呢?”
  
  洛邱提出了一个让人细思恐极的问题。
  
  这时,趴在林奇手臂上的幼犬开口说话了,仍然是原本的声音,不过听起来似乎有些奶声奶气的,“唔,我没事……刚刚有一条信息出现在我的意识里,这是损坏公物的处罚,只会持续一个小时……徐峻哥,你如果再撸的话,我的毛要秃了。”
  
  咳咳。
  
  徐峻在其他人莫名的眼光中收回了手,“狗狗……额,我是说小叹很可爱,不是吗?”
  
  林奇点点头,十分赞同的样子。两个毛绒动物控相视一眼,似乎找到了认同感。
  
  “看起来暴力是行不通的——如果不想我们都变成狗在这儿趴一个小时的话,接下来的探索要更谨慎才行。”路西恩说道。
  
  林奇抱着小叹,几人走出了门厅,入眼就是通往二楼的楼梯。
  
  为了节省时间,再加上大家都有那么一点不可言说的秘密,至少能保证人身安全,于是便分成两组。
  
  林奇抱着王叹之,徐峻跟在他身后,路西恩也和他们在一起,而我则和洛邱主仆上了二楼。
  
  半个小时后,我和优夜小姐从二楼走了下来。
  
  优夜的怀中抱着变成灰色垂耳兔的洛邱老板,表情异常满足。
  
  我窃笑了一声,看着地毯上毛绒绒的小动物,“怎么回事?你们也被惩罚了?”
  
  白色萨摩耶幼犬林奇:……
  
  这人对一张破碎的纸条用了时间回溯的能力。
  
  好不容易从礼帽里钻出来的仓鼠路西恩:……
  
  这人开一道门时碰掉了旁边的花瓶。
  
  下巴搭在两只小爪爪上的黑猫徐峻:……
  
  这人在陈列室发现了许多战舰的模型,一时手贱拿起来玩了。
  
  这三只新出炉的毛绒绒和王叹之一起被我抱到了休息室壁炉旁的沙发垫上,洛老板依旧待在女仆小姐的怀里。
  
  “唉……没办法了,还是先说说目前的情况吧。”仓鼠路西恩下意识地找了离徐峻猫猫最远的地方窝着。
  
  “楼上共有七个房间,门上分别写着我们七个人的名字,我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是我卧室的样子。”我说,“然后出门就只看到优夜小姐了,洛邱被变成……兔子了。”
  
  其他几只小动物的眼光看向恹恹地趴在优夜小姐姐腿上巴掌大小的垂耳兔。
  
  洛邱:“抱歉…原因我不太想说……”
  
  手贱在陈列室玩模型的徐大元首,“没事,我们能理解。”
  
  洛邱晃了晃耳朵,声音里带了一丝无奈,“辛苦你了,优夜。”
  
  优夜小姐捂着嘴轻笑一声,“当然不会了,主人。”她不知从那里拿出了一把精致的小梳子,轻轻地梳理着垂耳兔的长毛,“无论主人是什么形态,我都很高兴能侍奉您。”
  
  并不想吃狗粮,请拿开谢谢.jpg
  
  几只小动物挤在一起,开始讨论现下的情况。
  
  王叹之:“我还是觉得,这是惊悚乐园的衍生世界,因为我身上的装备是游戏里的,而且刚刚在挂毯那边试了,武器技能什么的都能用……嗷呜。”
  
  林奇抖了抖耳朵,“刚刚广播叫我们互相认识,我们都说了名字之后,才出现下一步的指示。现在的要求是‘了解彼此’,如果达不到它的要求,是不是就要永远待在这里?”
  
   虽然很不想做这种悲观的猜测,但是看那滚成一堆毛绒绒,不难猜到其他破坏房子的路都行不通。
  
  “实际上就在刚刚打碎花瓶的时候,我有做过一些措施,想要令术法失效……但是失败了。”仓鼠路西恩由于体型过小,我把他捧在手心里让他继续说话,“但是我发现不是因为我破坏了房间变成了动物,而是我在花瓶碎裂的一瞬间,想着‘遭了,会变成动物’,才变成了仓鼠……那个,徐峻先生可以离我远一点吗,这样看着我会很有压力的谢谢。”
  
  “你的意思是……催眠?”小叹说道,“是我们自己把自己变成这样子的?”
  
  医学上的确有这种催眠手段,实验者让被试者相信身体某处受了烧伤后,受试者原本正常的相应部位也会出现烧伤的伤痕。
  
  沉默了片刻后,林奇无奈地开口了,“不行,我刚刚在想着要变回人类,但是一点用也没有。”
  
  白色的萨摩耶幼犬看上去很没精神的样子,吐出红色的小舌头,旁边的金毛王叹之安慰地用湿润的鼻头蹭了蹭他,徐峻猫猫眯着眼睛给自己舔毛,我执着的抚摸着路西恩,在手掌上摊鼠饼。
  
  这样多好啊!萌混过关.jpg
  
  洛邱:“……优夜,我有事要说,可以先停一下吗?感觉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睡着了。”
  
  灰兔洛邱抖了抖耳朵,“其实刚刚我也尝试了一下,但是失败了。”
  
  “这个空间,是由我们的集体意识所操纵的。”
  
  “就算我们有一些超乎寻常的能力,但是不能让大家都承认的话,就不会发生作用。”洛邱说,“我已经知道为何广播让我们‘了解彼此’了,只有我们彼此坦诚信任,才能从这个地方离开。”
  
  tbc
  
  不知为何,徐大元首在浴缸里玩俾斯麦模型的画面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想要在手掌上将仓鼠路西恩摊鼠饼ヾ(´A`)ノ゚
  
  

评论(1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