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腹家

三环奥术师,四环魔法师,隶属苍白之手,为成为四环奥术师而闭关中。
【考研。】

【轰焦冻中心】焦与冻(一)

  *轰中心,雄英众人友情向
  
  有时疲惫到极点时,会听到脑海里奇怪的声音。
  
  通常是在被安德瓦地狱训练后蜷在地上发抖时,伴随着安德瓦的训斥,脑海中同时也冒出一个声音,
  
  “为什么不使用火?”
  
  也许是在今日的训练中过度使用了冰冻的能力,轰的脑袋转的比平时更慢,没有去深思这莫名的声音来自哪里,只是简简单单地回复到,“没什么,只是不想使用那个混账老爹的能力。”
  
  于是那个声音又安静了下去。
  
  训练的辛苦很快让轰把这段小小的插曲抛到脑后。安德瓦的教导很粗暴,他只会让轰向他进攻,再用拳脚打翻他,逼迫他使用火的能力。
  
  这样的训练很快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轰再次倒在地上,这次他的右半边身体蒙上了薄薄的冰层,咳出的鲜血也在离体后凝结成了冰屑。
  
  安德瓦冷哼一声,恼怒与他的固执,踏着大步离开了。
  
  要赶快把冰溶解掉,不要让妈妈担心……轰用仅剩的意识支撑着自己,摇摇晃晃地走到淋浴间,踩在凳子上将右臂伸进洗手台,用温水冲洗着。
  
  随着右半边身体的升温,轰的神智也逐渐清醒。
  
  突然他浑身紧绷,感觉到颈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
  
  他跳下凳子,环视了整个淋浴间。木质的墙壁拼接地不留一丝缝隙,也没有任何异常,四周无比安静,只有打开的水龙头哗啦啦的流水声。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吧。轰踮起脚,伸长手臂关上了水龙头,随意地瞥了一眼镜子。
  
  他突然地打了一个冷战。
  
  镜子里就是他自己的脸,面色惊惶,刘海被汗水打湿,黏在额头上。
  
  明明是自己的脸,但是他仍然感觉到有一股陌生感。
  
  奇怪,他将脸凑近镜子细细的打量着。
  
  忽然间他左眼的眼皮一阵发热,然后不由自主的眨了一下。
  
  轰焦冻屏住了呼吸。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剖开了一般,左右两边,变成了不同的个体。
  
  很快,他就从镜子里找到了属于自己意识的一部分——右侧银发下烟灰色的眼瞳中,闪过震惊、慌乱,然后又强制按捺下去的平静,而左边身体——那只碧玉一般的眸子自顾自地眨了眨,又好奇地从镜子里打量着他。
  
  他下意识地放出了冷气,“你……你是谁?”
  
  为什么在我的身体里?
  
  是中了谁的个性吗?
  
  大脑乱糟糟的,好像凭空塞了一堆毛线球。
  
  “你为什么不使用我呢?”
  
  这时,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与此同时,轰焦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左手不受控制地抬起,轻轻地放在右臂上,融化了那层薄冰。
  
  伴随着水珠从指尖低落到地板上的声音,脑海中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愉快,“这样,不是更好吗?”
  
  tbc
  
  主题大概是……轰焦冻补完计划?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