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游云的传说

三环奥术师,四环魔法师,隶属苍白之手。正在为成为四环奥术师而闭关研究中。

食戟之灵 官方小说 a la carte III 爱丽丝篇

眠:

这篇官方小说,去年初翻时其实就觉得没真正完成,有些小小细节还应该查一下再弄好点的,但想到不影响安利CP就还是先整出来在贴吧边翻边贴的进行凉爱传教了。后来因为各种关系忍不住删了,但是前些日子因为动画开播第二季,为了再次传教,就又再发了一遍。


不过终究不是完成版!最近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角色分析什么的),第二季也要完结了,又觉得也是时候认真的把这篇小说提高下完成度了。这个应该是最终版,不会再修改,不过这次修改和补充的也只是大概大多人不会留意到的一些小细节用词。


有修改强迫症的我非常不高兴度娘那边无法修改,而且我一个不开心或者精神羞耻时就可能会删贴,所以这次最终版,就发这边存个档吧。


 


最近我都快觉得自己的全力安利精神状态是不是有点太过了_(:з)∠)_


 


————————————正文的分割线————————————


 


维京国的爱丽丝


 


丹麦,正式名称:丹麦王国。


位于北欧最南侧的位置,以邻接德国的日德兰半岛和菲英岛、西兰岛、博恩霍尔姆岛两个大岛为中心,由约500个大小岛屿组成。是个以红底白十字旗为国旗的国家。


一个高福利、高税收,六百万人的国民中约八成人能说自己幸福的国家。


诞生了童话作家安徒生、哲学家克尔凯郭尔的国家。


阿纳·埃米尔设计的椅子等家具,哥本哈根的有名餐具,北欧的时尚杂货……在日本说到丹麦的这些产品就等于是销量保证了。


丹麦入冬很早,到了12月后,街道上就装饰得一片繁华。


在这进入了圣诞节时期的丹麦,八岁的黑木场凉跟小姐——也就是薙切爱丽丝大小姐——一起到了薙切家的宅邸。


这倒没什么。


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凉正拿着菜刀站在厨房中。


干净澄亮得可以称为“银之世界”的开放式厨房里摆放了各式丹麦食材。


蔬菜和肉类自不用说,鳗鱼、鲑鱼、鳕鱼、小虾等等特产食材也是应有尽有,等着被人做成餐点。


周围的少年有跟凉年龄相近的,也有比凉年长两三岁的,这些少年的总数约有二十人。


“呵呵,绝对不能输哦,凉君。”


望向传来声音的观众席,里面是从上方看着厨房的爱丽丝和爱丽丝的母亲·薙切蕾欧诺拉。露出笑容的爱丽丝正向凉挥着手。


“这不用你说,小姐……”


凉小声的低语。


“啧,那家伙,竟然让爱丽丝大人对他挥手了!”


“不能原谅,得让他输得体无完肤!”


周围的少年都吵嚷起来了。凉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解下手腕上的头巾绑在额前。


“将要输得体无完肤的人,是你们!”


凉眼中露出杀气,狠狠地怒视周围的敌人。


 


 


在凉成为了爱丽丝的随从不久后,爱丽丝突然让他来薙切家的宅邸。


“为什么得特意去小姐家啊,我有店里的事情要忙。”


虽然还是个小孩,但是已经负责主管某个位于哥本哈根近郊的渔港街、以渔师为主要客户的酒吧的凉,正一边做着开店的准备一边对爱丽丝表示不满。


跟爱丽丝进行了无数次的料理比试,在终于获得胜利后,凉成为了爱丽丝的随从,称她为小姐,对爱丽丝也开始稍微使用一点点敬语了——虽然真的就一点点。


“因为快到耶鲁祭了,随从来主人家不是当然的嘛。”


感觉很麻烦的凉咂了下舌。


所谓的耶鲁祭,这用词来源自古代北欧语,在过去是从冬至维持到一月中旬的维京时代祭典。在基督教传至丹麦后,过去的祭典意味已经变得很淡,只剩下庆祝圣诞的习俗流传至今,于是在丹麦配合12月的圣灵降临节,将圣诞称呼为耶鲁祭。


“预定在宅邸里开派对,随从的凉不来的话会很困扰的啦。”


“没什么好困扰的,我又不是小姐的家人。”


爱丽丝的脸颊顿时鼓起来了。


“什么嘛,凉君老是这样子!说过要见见我母亲的,你就只有在我母亲来这里时见过一次!”


“见过一次就够了。”


“呣!”


爱丽丝的脸颊鼓得更厉害了。凉隐隐想起有着这样的鱼,是叫做河豚,还是叫刺鲀来着?对这段记忆没什么信心,好像是以前在日本料理店的养鱼笼里见到的,想想也有可能是在电视里见到的。


“但是大家都要聚集在圣诞树前的吧!点上蜡烛,大家手牵手的一起唱歌。当然也会在暖炉旁拿出礼物,进行交换!”


爱丽丝描述的这些画面,对凉来说就像安徒生的童话。如同一根火柴熄灭后就会随之消失的梦幻世界。


“就算说圣诞节我也没什么实感。在酒吧里给些粗汉子做料理还比较适合我吧。”


“呣呣!凉君好过分!”


完全鼓起来的爱丽丝脸颊都涨红了。


“既然这样的话,再来比试吧!要是我赢了凉君就要来圣诞派对,没问题吧!”


“是是是,平时惯例的那个对吧……”


 


第二天,凉和爱丽丝如约在酒吧进行了比试,然而凉很彻底的完败了,评判的渔师们全员举起了爱丽丝的牌子。


“你们好卑鄙啊!”


“说什么呢,凉,意思是我们的评判偏袒了?”


“输了不认账真是不干脆。”


“就是就是!”


渔师们嚷了起来。


“凉君还完全不行呢♪”


胜利了的爱丽丝非常愉悦的看着凉。


虽然在成为随从以前是全败,但是在最近的比试里基本和爱丽丝旗鼓相当的凉非常不能接受这结果,于是吃了一口爱丽丝的分子料理“模拟花生·戈根索拉乳酪风味”(Imitation peanut Gorgonzola)盘里剩下的部分。


“!”


“呐,很好吃对吧?”


爱丽丝对凉嫣然一笑。


虽然很不甘心,但爱丽丝今天的料理确实跟平时不一样,凉能从中感受到有着跟爱丽丝平时的比试料理不同的“气势”,想不认输都不行。


 


爱丽丝家位于哥本哈根附近的一个小岛上。


整个小岛都属于薙切家所有,通过在港口乘搭薙切自家的船到达。


哪怕当海上暴风雨来临,岛上被完全孤立时,齐全的设施设备也足以让小岛自给自足很长一段时间——这是凉后来才知道的事。


“说起薙切宅邸啊,有着让当地人都不太敢靠近的可怕传说。”


“哦,是那个,每年一次会从街上拐走很多年轻的男孩子做活祭品,不断举行夜夜笙歌的晚餐会传说对吧?”


“活祭品是‘蕾欧诺拉大人的美丽秘密’那个?”


“没错,那真是个大美人啊。我要是更年轻些,肯定就求之不得的去做活祭品啦!做得好啊,凉!”


知道凉在圣诞节要去薙切家宅邸后,渔师们都感觉很有趣的肆意闲聊开来了。


“更年轻些就去做活祭品什么的……”


以看白痴的态度叹了口气,凉像以往一样把料理完毕的熏制鳗鱼和炒蛋递到了渔师们面前。以此为信号,渔师们开始大快朵颐眼前的食物。


从在这个国家生活,在酒吧工作,已经经过不少的日子。依靠料理能力获得渔师们的承认所花费的时间并不长,然而对于获得真正的承认这点,所花费的时间也许并不短。


对于平时看起来经常在发呆、瞪着根本不知道是在看什么的死鱼眼的凉,渔师们和店里的厨师们都充满了不信任感,但是一旦开始料理,凉就会态度大变,变得非常凶暴。


虽然是给些莽夫做食物,凉却能建起彻底的上下关系。


让来吃饭的渔师们在店门前排队,开店的同时就进店。


作为凉的客人必须遵守两个要求:支付料理的费用和听从他的命令。


最初对这高高在上的态度感到不满而产生了对抗心的渔师们,在吃过凉的料理后都不得不服从了。只有这个少年,能把自己捕来的鱼以那般最好吃的方式料理出来了。某种角度来说,这感情就像跟掌管海域的怪物对峙般的敬畏之心,让他们对凉感到既崇拜又恐怖。


但是在爱丽丝开始来酒吧的最近,凉和渔师们的关系开始渐渐有了一些变化。


凉一直对做料理的人和吃料理的人都抱持着“敌人”的意识,这点不曾改变。而不曾改变的凉和爱丽丝比试这事让渔师们开始会想“原来凉也是会输的啊”的影响很大。


渔师们知道凉输了的这事后,对他的印象开始从“海之怪物”渐渐转变为“海之少年”。虽然这只是渔师们单方面的想法,但是这让凉开始作为一个人被承认了。当然年少的凉并没有意识到这些。


再者,在这个港市里凉败给了爱丽丝这件事,对于在当地建立起分子料理研究所的薙切国际研究所也是个非常有利的事情,足以让渔师们承认爱丽丝的实力是货真价实的。


 


 


到了要去爱丽丝家的日子。


“凉君,难道你要穿成这样去?”


带着佣人来接人的爱丽丝,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凉的穿着。


黑色长袖T桖配上黑色长裤,加上围裙和长靴,都是让料理时能够尽可能轻便活动的最基本打扮。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去了!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耶鲁祭,而且还是薙切家的圣诞派对,不好好整理仪表怎么行!”


这么说着的爱丽丝拿出准备好了的儿童用燕尾服和蝴蝶领带。这成功让过来看热闹的渔师们全都笑喷了。


“哇哦,这样凉也是个出色的大少爷啦。”


“说不定出人意料的很适合哦。”


“……我才不要穿这些。”


对满脸不高兴这么说着的凉,爱丽丝双手叉腰的回道。


“但是之前的比试里输了的人是凉君哟?这里得听我的话才对吧!”


“……”


“还是说对那场比试凉君不是认真的吗?说厨房无论何时都是战场的骄傲没了啦?”


爱丽丝瞪着大眼以不容拒绝的气势靠近凉。


“……我明白了。”


咂了咂舌,凉还是把爱丽丝带来的衣服穿上了。


这简直就是去Cosplay啊……


凉换装完毕后去到港口,乘上了薙切家准备的快艇。


 


 


在建立在悬崖之上的豪华宅邸——被称为童话之国的领地中,有着能让人想起哥本哈根知名游乐园“趣伏里(Tivoli)公园”的大量娱乐设施。


凉刚踏足领地时,周围萦绕着手风琴演奏的圣诞赞歌,头顶上环绕着观览车,前方则是在旋转木马上玩得不亦乐乎的少年少女们。


“这里是怎么回事……”


“呵呵,就像童话之国吧?这是母亲以‘所有小孩子都能快乐玩耍’的理念建成的游乐园。只要搭乘定期来岛的的船,任何小孩子都能自由出入哟。”


“喔。”


姑且附和了一下的凉对游乐园完全没有兴趣。也许很久以前曾经去过也说不定,但是不认为像这种软弱的回忆有记住的必要性,对于没必要的事情他都没有兴趣去记。


对凉来说,过去不是那么重要的存在。重要的,只有现在,这个瞬间。


或者说,在料理中燃烧自己灵魂的这个瞬间,就是他短短的八年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存在。


“凉想要去玩的话,去玩一下也是可以的哟~”


不知道是误解了完全不知道在看什么的凉的视线,还是想要炫耀一下这个游乐园,爱丽丝满脸笑容的这么表示。


“不,没什么兴趣。”


“诶,别这样说嘛!呐,一起去玩吧,旋转木马!”


在众多娱乐设施中为什么偏偏选上这玩意,凉忍不住这么想。


“要是我拒绝的话?”


“比·试♪”


一脸萌萌哒的爱丽丝这么说。


“……”


只要搬出这个关键词,凉今天就没法反抗的样子。


无可奈何的凉只能跟爱丽丝骑上旋转木马。


“……”


这个我竟然去玩旋转木马,如果这画面被渔师们见到,不知道他们会笑成什么鬼样子。


这其实是马,是马!随着木马上下晃动的凉这么自我暗示着。


“啊哈哈哈!”


另一边的爱丽丝带着爽朗的笑容向周围的小孩子挥手,小孩子们也以像在看着憧憬对象的眼神痴痴的注视着爱丽丝。




实际上,爱丽丝在这里也确实是备受憧憬的存在。


陶器般雪白和带着透明感的肌肤,银色的头发,不拘泥于名家大小姐的身份,带着自由奔放特质的少女。


这份如同从童话中走出来的可爱让众人都心生憧憬,这点在凉成为了爱丽丝的随从后便自然而然的认识到了。就凉所知的范围里,爱丽丝并没有同龄的朋友,大概是因为这些憧憬心让爱丽丝显得难以接近吧。


虽然凉成为了随从,对这些年龄相近的小孩子并没感觉到什么优越感。


没有朋友的爱丽丝会带去酒吧的人只有成年男性,对于这点并不知道爱丽丝是什么想法。


也许她感到寂寞了,也许她并没这么想过。


对凉来说,有朋友也好没朋友也好,爱丽丝就是爱丽丝。


这个爱丽丝,对凉来说是怎样的存在呢?


再次反问自己后,发现自己也不是很明白。而且这也不是什么有必要去思考的事情。


“凉君,接下来去玩那个吧!”


爱丽丝清亮的声音让茫然想着这些的凉回过神来,看向爱丽丝所指的方向,是在空中回旋一周的云霄飞车。


“我啊,一直想要带凉君来这个游乐园一次。”


和凉一起坐在最前方座位的爱丽丝很高兴的说道。


“为什么?”


“因为能进这个游乐园的,只到八岁为止。我和凉君都是勉强还能进的岁数呢。接下来得在薙切国际研究所好好努力了。而且,说不好什么时候,有可能必须得回日本。”


“日本?”


对这完全没想到的国家名字,凉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的,回去后得去一个叫远寮……远什么来着的料理学校,在那里学习做料理。当然凉君也要去哟。”


远月茶寮料理学园——差点咬到舌头的爱丽丝没能成功报出这个名字。


日本,而且是料理学校。


就算被说“要去哟”,对凉来说也是完全没有实感的话。


随着卟卟卟响的汽笛声,云霄飞车开动了。


“呀——”


爱丽丝以既不带恐怖也不带兴奋的声音尖叫着,旁边的凉则漠然自若的委身云霄飞车。


跟爱丽丝在一起的话,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就变得跟这云霄飞车一样了呢?


感觉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一直以来在这国家都过得脚不沾地轻飘飘的,能让凉感受到踏实活着的实感就只有在做料理的时候。


给渔师做料理这种事也未必能维持一辈子。并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存在着凉可能感到厌倦的问题。


在凉刚懂事的儿时,有跟父母去过日本。


夹带着湿气的风,红色的金鱼,鱼池里蓝色的鱼,寿司……


能想起来的只有对空气的直感和色彩的碎片。在这之中,对鱼的印象是最强的。


那些嘴巴一张一合的鱼,是在对凉说些什么呢。


虽然对作为父母的故乡日本毫无实感,但是在那里学习料理也许不坏,毕竟日本有很多鱼。日本什么的去或不去都无所谓,这时的凉这么想着。


 


 


一直玩到爱丽丝玩累后,两人向着爱丽丝母亲所在的屋子出发了。


“呵呵,估计你也知道,我家可是很大的哟。”


确实如爱丽丝所说的,领地内的移动是通过高尔夫球车般的交通工具进行的。在途中还穿过了温室、看到饲养着鳄鱼的水池、经过种植了南国水果的森林……单是这个行进路线就有着足以成为游乐园娱乐项目的辽阔度。


当到达目的地时,凉的身体已经完全凉下来了。


“你家,挺大的……”


“我很喜欢凉君这种感动淡薄的地方哟。”


“该不会其实有着能更快到这里的近道的吧?”


“呼呼呼,没错!”


“……”


“没办法~因为想让凉君好好了解到这里的一切嘛♪”


这也是身为随从的职责吗……凉叹了口气。


 


 


两人下车后来到的是名为绿之间的大玄关。首先入目的是一棵高达天花板的圣诞树,树上挂满了丰富多彩的装饰。仰望圣诞树时,凉的脖子还小小的扭了一下。


“呼呼,终于来了。等了好久。”


望向声音的方向,看到爱丽丝的母亲薙切蕾欧诺拉正从大厅中央的阶梯走下来。


“好久不见,凉君天气吗?”


“哎呀,母亲,应该是说,最近好吗?母亲得再好好学下日语才行呢,就让爱丽丝来教您吧!”


爱丽丝满脸笑容的指正了蕾欧诺拉的错误用词。


“呃,我会说丹麦语。这里可是丹麦……”


“那可不行!这是为了能对话而放纵自己了!不能超越自我的话,人的毅力会坏掉的!”


“对哦,凉君,为了母亲好,就跟她说日语吧。”


面对猛地鼓起脸颊的蕾欧诺拉那和爱丽丝如出一辙的表情,凉立即就“喔”的干脆退让了。能沟通的话用什么语言都一样——是不是真能正确的成功沟通到这点暂且不说。


看着这两母女,不由得想真是非常相像。爱丽丝富有透明感的肌肤和银发,无疑是遗传自母亲。时常鼓起脸颊的孩子气表现,爱笑和感情丰富的个性,从良好出身环境孕育出的自由奔放……两人的这些地方都很相似。


“那么,爱丽丝,大家都在等着哦。”


“是是是,知道了。”


“……大家?”


对于凉略感不解的问题,蕾欧诺拉回以呼呼呼的可疑笑声,旁边的爱丽丝则露出了厌烦的表情。


“好了,出发吧,去玉之间!”


蕾欧诺拉向前指着,伴随着一声沉重巨响,玄关大厅内的双扇大门随之缓缓打开。


大门的背后,是一个闪亮亮的银色厨房。


在墙边并排站着一群礼仪端正的燕尾服少年。这画面让凉也不由得怯场了一下。


少年们的年龄段从跟爱丽丝和凉相近、直到十四五岁左右的都有,从他们的神态和气质中能看出来的是,这些都是些出身高贵的富家小少爷们。


凉想起了渔师们说的“蕾欧诺拉大人的活祭品”。这个玩笑话暂且不说,这屋子中竟然还真的是有着这么一群少年?


在凉思考着这些事情时,笑眯眯的蕾欧诺拉宣言道。


“这些可爱的少年们,都是爱丽丝的夫婿候选。”


“夫婿……”


看来这些少年们并非为蕾欧诺拉而准备,而是给爱丽丝准备的。


“在这料理比赛中取得优胜的男子汉,将能够跟爱丽丝结婚。”


“母亲真是的,这不是还没决定吗。”


“不,这是决定好了的。”


“母亲和父亲明明是恋爱结婚,为什么我就得有硬塞过来的强制对象啊,真过分!”


“呵呵呵,母亲是母亲,女儿是女儿。薙切家是名门,这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蕾欧诺拉的话爱丽丝脸颊鼓起来了,但是很快就切换成恶作剧的笑容,牵起了凉的手并将之举起。


“没关系,反正我有凉君去战斗!”


“啊?”


一直作为旁观者听着两人说话的凉顿时被爱丽丝的话拉入了话题中。


“噢噢,原来如此,这样呀。”


“就是这样。好了,凉君,去准备啦♪”


“稍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小姐?”


对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凉,爱丽丝回以一贯的笑容。


“所以说啦,只要凉君去用料理打败这些丈夫候选人,那我就不用被决定什么结婚对象了。”


“但是,为什么是我?”


“当然是因为你是我的随从啦!能背负这个重任的人就只有凉君了!”


看着态度强势这么说着的爱丽丝,凉奇妙的觉得这也没错的接受了,回以一句“这样啊”。这就是代理战争吧。凉隐隐察觉到作为当事人的爱丽丝不能出场,那么就只能让有出场资格的人来代替她取得胜利,于是这任务就落在了随从凉的身上。


这么一想,自然就明白了在酒吧进行比试时,为什么爱丽丝的料理模拟花生会有着那样的气势。


必须赢过凉,让凉接受这个比赛。


否则的话,爱丽丝的将来就会被擅自决定了。对于热爱自由的爱丽丝来说,这不是无法忍受的事情吗……


 


既然如此,那就接受了。


作为爱丽丝的随从,用这双手抓住她的自由。


 


对于没有同龄朋友的凉来说,这是与友情相近的忠诚心。


换下让人不自在的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解开蝴蝶领结,将这些一把扔开。


脱下皮鞋和袜子,赤足站在地板上,顿时有了脚踏实地的实感。


穿着黑色的圆领背心、裤子和围裙站在个人的独立料理台前,便情绪高涨的完全兴奋起来了。


凉扫视了下周围的少年们。


所有人都戴上了厨师帽,穿着一身白色厨师服。为了竞争成为爱丽丝的丈夫,他们全都准备好了格外高级的东西吧。这些清一色的无暇白色,跟富家少爷们确实非常搭配。


在这群天鹅之中,只有凉一个人是黑色的,宛如黑豹。


咬断天鹅们的喉咙,撕下羽翼,啃食血肉。


只是想象着这样的情景,凉的体内就涌起了仿似要全身发冷般的战栗快感。


“呼呼,绝对不能输哦,凉君。”


望向传来声音的观众席,是在上方观众席中俯视厨房的爱丽丝和蕾欧诺拉。


露出笑容的爱丽丝正向凉挥着手。


“这不用你说,小姐……”


凉小声的低语。


“啧,那家伙,竟然让爱丽丝大人对他挥手了!”


“不能原谅,得让他输得体无完肤!”


周围的少年都吵嚷起来了。


凉解下了手腕上的头巾扎上额头。


“——将要输得体无完肤的人,是你们!”


眼中露出杀气的黑豹,狠狠地怒视周围的敌人。


 


 


“比赛的主题是耶鲁祭里适合大家吃的东西。鱼类、肉类或甜点都可以,现场有的食材全都可以使用。”


观众席上的蕾欧诺拉用丹麦语向大家传达了规则。


“那么,比赛开始!”


随着蕾欧诺拉的号令,少年们都同时开始了行动。坐在蕾欧诺拉旁边的爱丽丝饶有兴致的看着这画面。


果然凉君是最棒的呢——


爱丽丝的视线一直集中在全白会场中唯一的黑——凉的身上。虽然对凉的能力完全信任,把自己的未来全盘托付出去后自然还是有点不安的。


只是对于没有参赛资格的爱丽丝来说,相信凉就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当蕾欧诺拉说“在耶鲁祭的派对里找个未婚夫吧”时,爱丽丝表示绝对不接受,但是蕾欧诺拉只以很困扰的表情回应,“对不起哦,但是在八岁的耶鲁祭上决定你未婚夫这事是你父亲说的……”


爱丽丝立即明白到这是无法改变的决定事项,于是想到了让凉去参赛。但是用普通的方式去拜托他的话,说不定他可能不同意。那么就还是只能用料理比试来解决了。


但是,自从凉赢了爱丽丝成为了随从后,爱丽丝开始会不时输给凉了。


爱丽丝满脑子想到都是:下一次的比试要怎样才能取胜?


在街上漫步到处寻找食材的时候,总算找到了以模拟花生取胜的胜机。


幸好在酒吧里赢了那场比试,现在想起这点爱丽丝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呼呼,绝对不能输的战斗也是有的呢。”


爱丽丝相信着在关键时刻的强烈胜利心。


她能看得见混在白衣少年们之中的那名黑色少年身上熊熊燃烧着的强烈斗焰。


“凉君挺厉害的嘛。”


不知道是否感知到那股杀气,蕾欧诺拉的视线也无法离开凉。


凉动作流畅的处理着一尾鲑鱼。


先去掉鳞片,一刀开膛,取出内脏后洗干净血水,从鱼鳃处插入菜刀,利落的剁下鱼头。


咚的一声让周围的少年们看向了凉,凉以一刀从头到尾的刀法处理着鲑鱼。将整条鱼切半后,就让一边的骨头顺着刀刃带走,鲑鱼转眼间就变成了三份切好的鱼肉。


“他的那个刀法……爱丽丝不愧是我女儿,眼光不错呢。”


“那是当然的,母亲。”


“其实,当你说要让凉君做随从时,我想这要怎么办才好呢。虽然我并不在意,但是周围的人可能会因为他是个港市的男孩子而进行差别对待,那样一来,你和凉君也许会受委屈。”


“呵呵,那种人就随他们说去好了。在意这些这可不像母亲您的作风。”


听到爱丽丝这么说的蕾欧诺拉露出了一瞬间的惊讶后,便以温柔的神情笑了起来。


“也是,就像爱丽丝你所说的。凉君的手法真是很厉害呢。”


“是的。”


凉被称赞让爱丽丝非常得意。


简直想向全世界宣言:“发现了凉君的才能的人是我!”


厨房内响起了比赛终了的铃声。


 


 


少年们以耶鲁祭为主题的各式传统丹麦料理一一捧到了蕾欧诺拉和爱丽丝的面前。


“这是脆皮烤猪肉。”


“这是焦糖酱汁土豆。”


“这是甜醋煮红色包心菜。”


“这是醋渍鲱鱼。”


“这是甜品的香草牛奶粥。”


蕾欧诺拉和爱丽丝看着准备好的这些料理,同时哼的一声冷笑了。


“这样的东西,能满足得了我们?”


面对如此冷冷放言的蕾欧诺拉,少年们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但、但是,至少品尝一口再……”


对如此进言的一位少年,蕾欧诺拉回以眼中并不带笑的笑容。


“根本不需要吃,看到就明白了,对吧,爱丽丝?”


“是的,这是当然。我们作为志在分子料理的人,拥有对材料的每一份的各自组成都能分解剖析的能力。食材的处理方式、火候的控制、酱汁的比例……全都处于半桶水水平这点,简直是一目了然♪”


看着跟其母亲有着相同笑容的爱丽丝,少年们都颤抖了。但是,少年们面面相觑的交换了一会视线后,表情渐渐改变了,并且得出了一致的集团结论。


“听说是有钱人家的女儿所以才来的,没想到是这样的家伙!”


“用料理来决定丈夫这种事本来就有够脱离时代的了!”


“无法置信,这完全是料理宅而已吧!”


“真嚣张啊。”


“别开玩笑了!”


少年们出于料理完全不被接受的愤怒,开始愤而攻击爱丽丝和蕾欧诺拉了。


憧憬有时很容易就转变成憎恨。


当心中憧憬的对象背叛了自己时,人就会擅自开始憎恨对手。无法承受自己好意不被对方接受的现实时,转而归责到对方身上便能安抚住自己的情绪了。


无法回应自己期待的偶像没有存在的必要。


就在能从少年们的眼中看出这些情绪的爱丽丝正想着要怎么回话的时候。


“你们还真是有够不干脆的。”


是不知何时开始站在此处的凉,手上正端着料理。


“无视自己的能力不足,反过来责怪女人,有够差劲。”


狠狠的瞪了一眼,就让刚才还说得起劲的少年们吓得往后退了步。


“过来吃吃看,我来教教你们,什么叫料理。”


凉将银色的钟形餐盘盖子掀开,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被缤纷色彩点缀着的鲑鱼法式冻。


“!”


少年们倒吸了一口气。只看外观就能看出凉的料理和自己的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的,让他们当场全都哑口无言了。


不愧是凉君,不过这也是当然的♪


这么想着的爱丽丝内心对凉是有些感激的。自己暂且不说,看到蕾欧诺拉被少年们责备让爱丽丝相当不愉快。


“喂,吃啊。”


被凉的气势所压倒,少年们战战兢兢的分吃了一点切好了的鲑鱼冻。


蕾欧诺拉和爱丽丝也同时吃了一口。


鲑鱼顿时在嘴里炸开来了。同时炸开的还有着个性调味的莳萝,食感鲜明的贝类,配以柔和生奶油的清香。


“这是……?”


爱丽丝感觉到一股不太明显的味道,歪了歪头。


“戈根索拉乳酪(Gorgonzola)?”


蕾欧诺拉的话让爱丽丝瞪大了双眼。这是之前比试中自己的模拟花生使用的材料之一。那时自己为了得到清爽的戈根索拉乳酪风味而使用了ESPUMA(慕斯和泡沫)的料理手法。而凉现在用了一样的手法,让鲑鱼冻有了同样的戈根索拉乳酪清香。


“因为用普通的法式冻手法没什么意思。”


凉嗤笑着这么说。这话让爱丽丝看出了凉的心意。


一直以来,凉和爱丽丝反复进行了比试,这一点在将来也不会改变吧。


这是两人之间相互的“交换仪式”。


技术的交换。创意的交换。对料理的热情的交换。


凉吸收了之前比试中爱丽丝所使用的技术,用上了戈根索拉乳酪。那是他对爱丽丝的“我收下了”的心情体现。


而爱丽丝也会对凉的技术进行“收下”和“交换”吧。


 


“感觉怎样啊,你们?”


凉看着吃过了鲑鱼法式冻的少年们,而少年们全都低着头,一言不发。


“敢骂小姐和小姐的妈妈,你们还早了一百万年!渣渣!给我道歉!”


凉的怒吼声立即让少年们全都纷纷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再也不敢了”,没出息的不停道歉起来。


 


 


在少年们离开了宅邸后,蕾欧诺拉、爱丽丝和凉举办了只有三人的派对。


“虽然很多人聚在一起也不错,不过偶尔只跟关系亲密的人一起庆祝也不坏。”


“是啊,母亲。”


爱丽丝偷瞄了凉一眼。比赛结束后,凉就完全结束了战斗模式,现在就像只动物一样的对着以薙切家秘传菜谱做出来的脆皮烤猪肉默默地啃啃啃。


“母亲,请汲取这一次的教训,别再说什么找未婚夫的事了。因为不负责任的说出那种事,结果才会变成这样的。”


“这不是没办法的嘛,这样做比较有趣呀!”


“真是的……”


爱丽丝鼓起脸颊吃着红菜头沙拉,这沙拉可是蕾欧诺拉久违了的大展身手产物。


“对了,凉君。”


“……是?”


蕾欧诺拉的呼唤让凉转了一下视线。


“接下来的日子,也请好好关照爱丽丝哟。”


“……好的。”


轻轻的点了点头后,凉继续吃肉。


说起来,凉君赢了这个比赛呢……


爱丽丝突然想到,这个比赛本来是为了选出爱丽丝的未婚夫而举办的,那么赢了这个比赛的凉岂不是……


爱丽丝停止了思考。


不对。


凉是代替爱丽丝去战斗。而爱丽丝会去拜托凉的心情是接近于友情的对“随从”的信赖。从今以后,这伙伴般的主从关系,也会一直维持下去吧。


“对了,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们哦。”


享用完食物后,蕾欧诺拉在暖炉上取来了有着相同包装的两份礼物,分别交给了爱丽丝和凉。在蕾欧诺拉的催促声中两人打开了礼物,发现是同款不同色的成对手套。爱丽丝的是白色,凉的是黑色,上面都有着一样的雪花结晶图案。


“呼呼呼,要一直这样相亲相爱下去喔。”


蕾欧诺拉笑眯眯的这么说着,爱丽丝正要回以“当然了”时,发现凉的表情有一点变化。


“凉君?”


“呃……啊,没什么啦。”


凉的脸颊微微红了。爱丽丝妄想起来,该不会凉君喜欢上母亲了吧?不过这妄想在下一刻就因为听到凉的话完全打消了。


“……妈妈,吗……”


“……”


凉的这句轻轻的低语代表着什么意思,爱丽丝并不知道。


但是如果从今以后,也能跟这个野兽般的少年不断进行料理比试的话……


爱丽丝这个小小的心愿,随着耶鲁祭的夜晚大大的膨胀起来了。


 


 


【维京国的爱丽丝·完】

评论

热度(100)

  1. 传说中游云的传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