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腹家

三环奥术师,四环魔法师,隶属苍白之手,为成为四环奥术师而闭关中。
【考研。】

恋凉(上)

分享DEL的单曲《恋凉み》: http://music.163.com/song/408319/?userid=391383597 

  恋凉(上)
  
  *《元力武器合宿通知》里大罗神通棍的单章
  *没有看过前文的不影响阅读
  *不过还是推荐先去看看关于烈斩和大罗神通棍的私设啦www
  *bgm是DEL的恋凉み,如果可以请搭配一起食用。望喜欢!
  
  赤焰山一直是大罗神通棍最喜欢的地方。在他刚诞生那会儿,经常会被他的持有人嘉德罗斯扔到赤焰山上的元力充沛的岩浆池里泡一泡。
  
  强者才配使用强大的武器。就算是同一把元力武器,不同的人,也能用出不同的效果。从凹凸大赛正式开始的那一刻起,拿到了大罗神通棍德嘉德罗斯就是所有参赛者的噩梦。
  
  嘉德罗斯是个天生的战斗狂。不巧的是大罗神通棍也是。纵使两者从未交流过,但在战斗上也异常合拍使得他们发挥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战斗力。嘉德罗斯的积分向坐了火箭一样,短短几日就攀上了顶端。
  
  很快,这个任性的王者就开始闹脾气了。
  
  “喂,雷德、祖玛,这就是传说中强者如云的凹凸大赛?怎么都是一些不堪一击的渣——渣。”嘉德罗斯带着雷德和祖玛漫无目地的在岩石山附近徘徊,一边挥动着手中的大罗神通棍,棍风带起的余波使得一大片岩山变成了碎石和尘埃。
  
  由于跟着嘉德罗斯队收获丰厚,眼下祖玛排行第二,雷德排行第三。于是嘉德罗斯的烦躁更加严重了。
  
  “算了。”他把大罗神通棍靠在肩上,打了个呵欠,恹恹地说道,“还是回去赤焰山休息会儿吧。”
  
  大罗神通棍也和他想法相似,不过他一直拒绝和嘉德罗斯交流。如果让这个心理年龄只有九岁的幼稚王者知道了元力武器是可以交流的对象的话,感觉自己一定会被烦死的。大罗神通棍靠在岩浆池里,迷迷糊糊中想到,他果然还是最喜欢这样温暖的地方了。
  
  不过,无趣的日子很快随着下一次榜单更新被结束了。一个简短而陌生的名字——格瑞,成为了新的第二名。
  
  雷德在排行榜下大呼小叫,“哇塞,这才大赛开始的第一周,这个叫格瑞的,积分就已经这么高了啊?”他转头看向祖玛,又热情地蹭过去,黏黏糊糊地说道,“当然啦,在我心中,祖玛你肯定比这个小子强!”
  
  回应他的是祖玛横在身前的羽蛇。在逼退了雷德的靠近后,祖玛低头对着嘉德罗斯告罪道,“抱歉,王,是我的失职,我马上就去搜集他的信息。”
  
  “哼,不用了。”嘉德罗斯拉开一个狂气的笑容,手中的大罗神通棍向左前方一指,“他——不就是吗?”
  
  那是大罗神通棍第一次看见烈斩。很奇妙的,就像嘉德罗斯第一眼就在人数中多的大厅中认出来格瑞一样,大罗神通棍第一个感知到的,也是元力武器烈斩。他和自己就像磁铁的两极,因为截然不同,而使大罗神通棍升起了探知的欲望。
  
  格瑞的反应很快,哪怕是在安全的大厅,他仍然没有放松警惕。抬起的烈斩挡住了袭来的大罗神通棍,伴随着让旁人牙酸的摩擦声,势均力敌的两把武器在短暂的碰撞后再次分开,残余的冲击力将无辜的吃瓜路人吹到一大片。
  
  格瑞将烈斩在空中挥了半圈卸去余力,直直地指向对面的袭击者,雪青色的眼眸里是毫不遮掩的怒火,“你是……嘉德罗斯?”他的语气带着些许不确定。
  
  “对,就是这样……”嘉德罗斯的声线因为过度兴奋而有些颤抖,“终于、终于让我找到了!在这场渣渣的集会里,能让我提起些许兴趣的人啊!”
  
  “来战斗吧,格瑞!”
  
  大罗神通棍此刻完全停止了思考。他刚刚和烈斩碰撞在一起的一刹那,突然拥有了……触觉。
  
  不同于浸泡在岩浆池里过度活跃的元力营造出的虚假热度,而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在本体与烈斩的刃身接触时,传递过来的凉意。
  
  元力武器是不会有感觉的,这是他们在诞生时就镌刻在脑海中的定律。作为被使用的道具,他们的全部都掌控在持有人手里,自身的一切自然无关紧要。
  
  大罗神通棍不知道自己的变异是好是坏,不过鉴于他从来不想和嘉德罗斯交流,便把这个秘密心安理得地埋在心底。
  
  这场大战的结束和开始一样突然,扔下一句冷冰冰的“不要。”格瑞将烈斩收回,转身离开了,在嘉德罗斯反应之前就消失在大厅里,不知道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可恶!”嘉德罗斯将大罗神通棍变长,泄愤式的向格瑞离开的方向挥去,一时间爆炸声、惊叫声充满了整个大厅,一个圆滚滚的裁判机器球飞过来,战战兢兢地警告到:“参赛选手嘉德罗斯注意,大厅……禁止动武,违者…将扣除响应的积分作为惩罚……”滋啦一声,挨了一棍子的裁判球身上冒出电火花,成为了一堆废铁。
  
  发泄完毕的嘉德罗斯这才把大罗神通棍放回肩上,“哼,渣渣就该有渣渣的自觉,安安静静地别烦我很难吗?”
  
  你有本事去找烈斩啊。大罗神通棍对嘉德罗斯最不满的一点就是,这个疑似患有多动症的王者,平日把自己拿在手上时,总喜欢使用他破坏各种建筑物,让自己这样一把强大的武器沦落为拆迁工具。
  
  “无聊。”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大厅,嘉德罗斯开口吩咐祖玛,“去找格瑞的下落。”
  
  这一刻,武器和持有人的想法完全同步了,“我有预感,这个格瑞……或许将会成为我最重要的对手。”

         tbc.

        或许将会成为我最重要的对手(划掉)人。

        没毛病hhhhh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