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游云的传说

三环奥术师,四环魔法师,隶属苍白之手。正在为成为四环奥术师而闭关研究中。

【刀剑】在本丸寻找审神者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可歌可泣!无良婶婶抛家弃子多年未归,勤劳善良山姥切辛苦撑起本丸一片天!#

*山姥切国広中心,无cp,婶婶神隐

*来自我家本丸的实况

第一章  传说中考研婶的传说

  在一片寂寞的黑暗中,山姥切隐隐约约听到了狐之助的话语:“那么,………初始刀……,选择……”
  
  是有新的主公要来了吗?山姥切想到。
  
  他的内心涌上片刻的欣喜,但转而又沉寂下去。主公,应该不会选择我这种既不会说话,也不擅长家务的仿刀的吧。无论是冲田的爱刀清光,还是成熟又风雅的歌仙,都比我这个————
  
  想到这里的山姥切,下意识地想拉一拉头上的披风,却因为没有形体而作罢。
  
  下一瞬眼前骤然明亮了起来,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新主公,心头涌上温暖的喜悦,连介绍的话语也不自觉的轻快了起来:
  
  “我是山姥切国广。在足利城主长尾显长的依赖下锻造的刀。
  
  ……作为山姥切的仿制品。
  
  不过,我不是什么赝品。我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
  
  
  狐之助的一轮介绍完后,山姥切和新锻出来的五虎退忐忑不安地正坐在新主公面前,几只小老虎像是感受到这严肃的气氛似的,挤挤挨挨地靠在两人的腿边。
  
  脸上贴着护神纸的审神者扯了扯衣袖,带着一丝尴尬开口了,“那个我呀,呃……最近正在准备考研……不不不,这个你们应该听不懂吧……就是现世有事要忙,可能……每天待在这边的时间不会很长……”
  
  一上来就插了一刀啊。山姥切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但是马上就打起了精神,安慰着扭扭捏捏的新主公,“没有关系,当然是主公的事优先。只要主公把每日的安排做好,剩下的事我们都会解决的。”
  
  “是……是的!”旁边的五虎退也捏紧了拳头,鼓起勇气提高了声音,“退……退和小老虎们也会加油的!”
  
  对面的审神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露出放松的笑容,“我会尽量抽出时间的……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深雨,你们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或许是看到山姥切想要说什么的样子,审神者摆摆手,加重语气强调道,“本丸的事还要麻烦你们,作为一个不称职的审神者,太过尊崇的态度会让我不安到吃不下饭的。”
  
  身边的五虎退用亮晶晶的眼光看向审神者,“那称呼主上深雨殿,可以吗?”
  
  山姥切也强调了一句,“嗯,深雨殿。”看来他们是打定主意不放弃敬语了。
  
  审神者也接受了这个称呼,“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做呢?我对管理本丸一点经验也没有。”
  
  一旁的狐之助适时地跳出来指导到,“深雨殿,接下来您可以自由选择,不过以小生的建议,当下当以召唤出更多的刀剑男士扩大队伍为上。”
  
  审神者犹豫片刻,拒绝了狐之助的建议,“唔——还不懂处境的情况下,突然出现更多的陌生人,我会犯焦虑症的,还是先出阵试试看吧?”
  
  山姥切当然毫无异议。不如说出阵反而让他更加自在,一想到自己这样的仿刀也能在战场上为主公尽忠,心中便充满满足感。但是——
  
  他转头看向纤细柔软的五虎退。
  
  这个连动物都不忍心下手的孩子,会适应残酷的战场吗?
  
  没想到当他转过头去的同时,退也正双手握拳直视着他,“山姥切殿不会想着抛下我独自上战场的吧?”
  
  被戳中心思的山姥切尴尬地咳了咳。
  
  “虽然我现在还是很弱小,对上敌人也会害怕……”退用坚定的目光直视着山姥切碧绿的眼瞳,“但……但是!一想到山姥切殿下独自在战场上对敌,而我却只能一无所知待在本丸里,不知道殿下在战场上是否会受伤,我会更加害怕的!我……就算是这样的我,也想要保护山姥切殿下!”
  
  这份真挚而认真的发言让山姥切说不出拒绝的话。从外貌上来看,浅金色头发的小短刀格外娇小无害,但是在他的心里,却也有种刀锋一样的锐意。为难的山姥切不由得拉了拉披风,将视线投向了对面的审神者。
  
  审神者正笑吟吟看着两人的互动,就差掏出爆米花了,冷不防被山姥切发现,立刻坐直了身子。
  
  “这个……退的话很有道理,每个人,哦不,是每把刀都会成长的。”审神者绞尽脑汁想着自己看过的电视剧台词,“呃……就像国广你想要保护退一样,退也很想要保护你呀。”
  
  “深雨殿说的没错!”退也高兴的强调着,“我……我也要保护山姥切殿下!”
  
  对着俩双闪亮的眼睛,山姥切的手握紧了本体刀。什、什么啊?搞得好像自己在做坏人一样。再说……我这样的仿刀,有什么好保护的。他嘴唇动了动,没有把心里这句话说出口。
  
  “随……随便你们!”他别扭的偏过头去,却不小心露出了通红的耳尖。审神者和五虎退对视一眼,欢呼道:“太好了,国广同意了呢。”
  
  所以说,为什么出阵还要征求我这个仿刀的意见呀。
  
  山姥切这样想着,嘴角却不知不觉的翘了起来。
  
  三人的关系好像一下亲近了很多。接下来他们在狐之助的指导下,来到了制造刀装的和室。
  
  “好嘞,我先来!”审神者兴奋的冲过去,挑选资源交给了工匠。
  
  制造刀装是不需要等待的。很快,一个绿色的圆球状的刀装就掉进了工匠的手中。听过狐之助介绍的审神者也知道这是最次的刀装。“哼,再来!”审神者这次调整了一下资源比例,不甘心地点下了十连。出现的刀装大部分仍是绿色的,其中有几个银色的圆球,同时还有失败的刀装。
  
  “呜呜,太欺负人了啦。”审神者认清了自己的非酋本质,恹恹地说道,“国广,你来。还有退,你也来试试吧!”
  
  山姥切对着审神者期待的目光,脸上有点发红,抿紧嘴唇,认认真真的挑选好资源后投入了炉中。然后紧张的等待着结果。
  
  “太好了,是金色的了!”山姥切刚松一口气,转头就看到眼泪汪汪的审神者。
  
  “我真傻,我单知道自己脸黑……”审神者好像陷入到什么奇怪的情绪里去了。
  
  在山姥切和五虎退的两人的努力下(审神者:乖巧.jpg)。大部分资源换换来了十来个金色的刀装。
  
  审神者无视山姥切别扭的话语(要给我用这个吗?)把三个金色的刀装分给了五虎退和山姥切。
  
  在传送点外,审神者亲自挑选了1-2的地图。又叮嘱了两人刀装掉了一定要回来,还不等山姥切回话,审神者就蹲下身来,认真的看着五虎退:“退,监督国广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审神者直起身来,笑靥如花,“那么,诸君武运昌隆!”
  
  山姥切牵着五虎退的手,嗯了一声当做回应,五虎退向审神者挥手告别,两人消失在传送点中。
  
  tbc.
  
 
  后来……山姥切再也没见过那位说要考研的婶婶。
  
  【全文完】
  
  当然是说笑的。
  
  但是我为什么在这时候掉入了刀剑坑啊!!!每天都在焦虑中……所以先抓一只被被prprpr
  
  下一更基本上看缘分。
  
  
  
  
  
  
  
  
  
  
  
  
  

评论

热度(33)